• qqq
  •  

    遊子講古~123
    許與不許


    在法界實相裡面本來就是「萬象崢嶸」的,根本沒有「許」與「不許」的問題。

    但是,我們的思智辯聰總喜歡在「許」與「不許」之間分別揀擇,於是頭腦的「聰明」就障礙了本自具足的「智慧」。 (註:也就是遊子常說的…後天智反噬先天智,乞丐趕廟公啦。)
    試想,本來就沒有「許」與「不許」的問題,我們卻硬把自己陷在「許」與「不許」裡面,還很努力的分別。這不是自找麻煩嗎?
    到最後 還得勞駕高人出來說「善」分別…然後才敢「放心」。
    哈哈,做人還真是有點麻煩。
    其實,在法界實相裡面 所謂的「不許」也只是「許」的內容之一而已,因而我們所看到的「不許」或我們「不得不的不許」其實都在「許它…可以不許」的範疇裡面。
    只是太聰明的我們,卻把「許」與「不許」用二分法的方式把它分開了,竟把「許」與「不許」變成了二元對立。於是這個「二元的正反」開始矛盾、衝突,並互相拑制,然後自己的心也跟著激盪而更明利(迷糊)起來。甚至逼得我們一定要在「許」與「不許」之間找到平衡點,然後說什麼不執兩邊……才是超脫。真是糊塗! (註:這種超脫的看法,只能以現象界的角度當做學問來研究。)

    現在,先簡約的從現象界的角度來說「許」與「不許」。
    「不許」,其實就是一種禁戒。
    會有禁戒的規範產生,其真正的本意就是:想要更好。
    也就是說,不讓「不好的」呈現出來而造成悔之莫及的後果,於是事先用「不許」(禁戒)的方式來制壓,然後讓「好的」得以順利表露,讓「不好的」消失於無形……。
    真是用心良苦。
    很多聖人的教化也都依著這種精神來制定「不許」的規範,包括我們的法律……。
    緣於我們的不安,遊子就且先隨順讚嘆 世間智者所教化的:「不要違背法律、不要傷害他人……。」

    像這樣的「不許」(禁戒),在現象界是被大家所認同而習以為常的。
    所以事實上…,我們一直就「容許」「不許」的存在。
    只是……我們無法把「容許」和「許」親切的連結起來,反而會用「擔心的後天智」眼睜睜的督看這個「許」,深怕這個「許」如果許過頭了 將會是如何的做亂………。
    其實,「不許」就是「許」…我們早就已經習以為常的「容許」了。只是我們尚未「心胸擴然的了解和接受」而已。
    前面說過,既然是許萬象崢嶸,又怎麼會有「不許」的事發生呢?是的,只有一丁點「不許」那就無法「萬象許崢嶸」了。不是嗎?
    那麼,我們可以從這當下,立馬知道…「不要違背法律、不要傷害他人」這樣的「不要」…根本就在「許」的內容裡面啊!
    遊子的意思是說:法界實相本來就允許我們可以有「不要違背法律、不要傷害他人」的這種想法並加以規範,甚至可以是用法律的方式來執行大家所共同遵循的「嚴刑峻罰」!
    這不是玩文字遊戲,也不是詭辯,而是真的「本來就是如此」。 (註:這個「本來如此」,對還不敢承擔的人,真的有一層又一層「波濤洶湧的智慧」等著去開發……。) 

    看懂了嗎?「不要違背法律、不要傷害他人」就是「許」啊!
    這個「許」就是:承認「不要違背法律、不要傷害他人」這件事也是存在的。並不是允許一個人任性的「違背法律、傷害他人」這才是「許」。
    如果只是用「違背法律、傷害他人」的角度來看「許」的話,那麼不只會誤解了「許」的意義,到最後還會用完全糊塗的思智辯聰來批駁「許」,認為「許」就是「亂」就是「一塌糊塗」。
    這種亂得一塌糊塗的頭腦思惟,真是沒事找事做啊!

    而且,這種糊塗的頭腦思惟還會產生另一種很微細的偏執觀念來:
    因為,誤以為「禁戒」很重要的緣故,於是越來越強勢的認為:沒有禁戒的話 這個世界將會一塌糊塗……。

    是嗎?
    有這種觀念的人,他的心靈將得不到「完全的自由」。
    因為,他『想像中』的那個一塌糊塗,其實是不存在的。他不知道那種一塌糊塗 只存在於自己的妄想之中……。
    這種人或許可以是個好人,但是他總會杞人憂天……。 (註:會杞人憂天的人,且不管天會不會塌下來,他自己就先死於煩惱之中……。)
    死了也就算了,最可惜的是:這個「一塌糊塗」的觀念,將讓這種人畢其一生 沒有絲毫勇氣 來嘗試「完全自由」的滋味是什麼。
    可惜!
    是的,他會被妄想所騙 而莫名奇妙的煩惱起來,甚至煩惱「遊子這個另類角度的萬象許崢嶸」是多麼的離經叛道……。
    知道嗎?這些煩惱本來是不存在的,但因為「沒有禁戒的話 這個世界將一塌糊塗……。」的這種觀念 會讓他一直活在禁錮之中。於是只好藉著「欺凌人微言輕的遊子」而紮紮實實的表現出他的煩惱來。
    然後……
    以煩惱罣礙故,他就永遠沒有機會嘗試一下…什麼叫做:真正的自由……。

    這就是糊塗的頭腦思惟,沒事找事做,因而產生的偏執觀念,甚至最後還付出了…無法得到真正自由的代價。
    真是糊塗啊!

    其實這個世界不會一塌糊塗的,真正糊塗的是我們用對立的方式讓自己有了是與非,而把自己陷在糊塗裡面。
    在對立的思惟裡面,我們一直以為「不要」就是「必然的一種規範」,不能沒有。我們一直以為「千萬不要如何如何 否則一定會如何如何」……。然後,就是忘了這個「不要的必然」本來就是「許」的一部份。
    我們莫名其妙的活在矛盾之中。

    我們看不到這個「許」的真正本義,我們竟用另一個「煩惱」來反對這個「許」,我們又用「二元對立的方式」來反對「已經二元統合」的那個超然的「許」………。
    由於一直忽略了「許」的妙用、忽略了「不許」也是「許」,於是不敢「許」萬象崢嶸。最後還以為「許」萬象崢嶸必然就是天下大亂的毫無規矩可言。
    這種錯亂的矛盾,已經讓他把真如本性(自由、亂…)錯當是天下大亂的罪魁禍首,竟還懵懂無知。更奇怪的是…他又迫不及待的想藉由這種知見去尋找真如本性。
    真是顛倒夢想啊!
    所以正好相反的,如果你看懂了上面的語意,那麼你就會知道在完全的「許」之下,我們將會看到法界當下「各安其位」的如如,包括「法律」的制定,還有「因緣果報」的自然呈現……。
    是因為我們看不懂,是因為我們怕天下大亂,所以才………(略)。
    是的,就因為這個「怕」,到最後的天下 才更如實的呈現出「亂」的真相來……。會天下大亂,這個「怕」和「自以為是」才是另一個亂相的真正罪魁禍首。

    所以,只要我們不敢「許萬象崢嶸」那就已經顯示出我們的不安。也顯示出還沒洞見「真如本性」的本來面目。
    這個不安是很深沉的,不是開悟的人就馬上看得到!
    以前曾經說過,開悟的人其實還承襲著開悟之前很多根深蒂固的習性和慣性的知見,因而……
    嗯,遊子的意思是說,開悟並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……,所以開悟之後,不是只談些風花雪月或笑談什麼夢幻泡影 就了無牽罣了,而是更要有勇氣的好好面對自己那一道銅牆鐵壁,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大丈夫哩。

    所以,我們為什麼要怕這個「許」呢?
    說真的,如果我們能深切的反觀到這個「擔驚受怕」的「顛倒妄想」,我們是不是會從根本見地處… 發現知見上的很多盲點……?
    但是,如果你是用頭腦來分辨解析「許與不許」的邏輯,你將會一個頭兩個大,因為頭腦的邏輯正是二元裡面的思惟模式,用二元的思想要突破二元的邏輯,說真的有困難,而且會像螺絲一樣的越旋越緊,最後就算相信「不許」就是「許」的一部份,那也只能含糊的承認而已。你並沒有洞見:「不許」真的就是「許」。
    就像以前遊子在說「無量無邊」的時候,用頭腦思惟的人,就只能用頭腦的方式去感嘆「無量無邊 」,他無法確認「無量無邊」的真正意義是什麼。
    當然,也有人會直接否定「無量無邊」的存在囉,他以為這種無量無邊就是一種「常見」(妄念)。
    常見?
    其實,一個已經「突破常見 看到真相」的人他根本不會用「他的角度」看到「無量無邊就是常見」哩!因為他會用他的「証量」看到「無量無邊」原來就是……(略)。
    是的,他絕不會用一般人的角度從「無量無邊」看到「常」。
    (註:遊子碰到這種人時通常會說他才是常見,因為他確實用他的思惟看到了「無量無邊就是常見」的這個角度,是的,他的觀念就是這樣認為……。最重要的是:他無法幫「無量無邊」解套,於是遊子就知道這種人的論見角度與能耐了!)
    「許」也是「無量無邊」的一種德,所以「許」就是「無量無邊的許」,因而,所有的「不許」事實上都在「許」裡面,如果還有一個「不許」凌駕在「許」上面,那就表示我們還不懂「許」的意義是什麼!
    只是……二元的思惟模式,「許」不了「無量無邊」這麼多……。

    真的,許萬象崢嶸是很恐怖的,但就在這恐怖裡面,有很多「波濤洶湧的智慧」哦。
    想當初,遊子差點被這個「萬象崢嶸」 溺死。就是因為這個「許」字讓遊子看到了太多太多根深蒂固的習性與我執……。
    因為……,當時的遊子「許」不了,所以差點溺死………。
    許不了故,這個「我執」不是一兩次的見空性 就可以煙消雲散的「空了了」了哦。
    要出入自在啊!


    *********
    註:
    其實,一直用「許」來「許萬象崢嶸」是很難通達這個「許」字的。就像是「無量無邊」一樣,就算一直往無量無邊鑽研下去,想要了解「無量無邊」真的有困難!
    因為:既然是「無量無邊」,那麼如何把「無量無邊」鑽研得透澈呢?
    不可否認的,用世間智,無法了澈無量無邊!
    生也有涯而智無涯,以有涯追無涯,殆矣!
    那麼………

    再註:
    「想要更好」不好嗎?
    不知道捏!
    所謂的「想要更好」是指…要回歸本來呢?還是要比「本來」更好?
    所以,我們所謂的「想要更好」到底有沒有「更好」?耐人尋味哦!
    是的,我們「很想要更好」。但是,我們從來沒有讓這個法界「更好」過……。
    這個世界,本來就是「亂」得可以,本來就是「真如本性」如實作用出來的一種現象!
    職是之故,能不放下自己的執取 而不「許」萬象崢嶸嗎?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qq 的頭像
qqq

遊子散文收集區~

qq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0)

發表留言